以案說法首頁 > 法制建設 > 以案說法

無過錯責任中受害人的一般過失不適用過失相抵

文:     來源:中國法院網    時間:2017-07-25 18:23:11    閱覽數:1181

    無過錯責任中受害人的一般過失不適用過失相抵

    ——北京三中院判決河南喬治公司、北京喬海公司與趙某等民用航空器損害責任糾紛案

                                          

裁判要旨

    高度危險作業致人損害的侵權行為,適用無過錯責任的歸責原則。無過錯責任并不排除適用過失相抵,但受害人僅有一般過失不能適用過失相抵,即不因受害人自身的過錯減輕加害人的賠償責任。

    案情

    趙小某生前系某市通用航空有限責任公司飛行員,持有中國民航頒發的商用飛行執照。2015年“五一”休假期間,趙小某受到河南喬治公司的邀請,到安徽某地乘坐兩人座輕型運動飛機。該飛機起飛后不久墜地起火,包括趙小某在內的機上兩名成員當場死亡。涉事航空器屬北京喬海公司所有,未取得中國民航的型號認可和生產許可證,亦未取得中國民航的適航證、國籍登記證和民用航空器電臺執照,該次飛行活動未申報飛行計劃。飛行員雷某系美國國籍,為上述兩公司提供飛行工作,但未持有中國民航飛行執照或執照認可函。該次飛行事故系一起非法飛行引發的通用航空一般飛行事故。后趙小某的近親屬趙某等人要求河南喬治公司、北京喬海公司及兩公司實際控制人陳某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被撫養人生活費以及精神損害撫慰金等費用共計160萬余元。

    裁判

    北京市密云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趙小某在非法飛行事故中死亡,航空器的經營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北京喬海公司作為該航空器的所有者,河南喬治公司作為此次飛行活動的參與實施者,均應當承擔侵權責任。陳某系兩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但法律后果由其代表的兩公司承擔。趙小某的第一順序繼承人,可以請求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判決北京喬海公司及河南喬治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賠償趙某等人喪葬費42516元、死亡賠償金1295353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0萬元,以上共計1437869元,駁回趙某等人的其他訴訟請求。

    判決后,北京喬海公司、河南喬治公司提起上訴。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系非法飛行(俗稱黑飛) 的高度危險作業引發的人身損害賠償糾紛,適用無過錯責任的歸責原則。本案的爭議焦點有三個,以下分述之。

    1.趙小某對涉案事故的發生是否存在過錯

    過錯又稱過失,指行為人對自己行為的結果應當預見或者能夠預見而沒有預見;或者雖然預見了卻輕信這種結果可以避免的心理狀態。判斷當事人是否具有過錯應采用客觀標準。涉事航空器系兩人座輕型運動飛機,趙小某乘坐并不超過負荷。趙小某生前系某市通用航空有限責任公司飛行員,其持有中國民航頒發的商用飛行執照,雖然其應比普通人對于此次非法飛行可能的危害有更清楚的認知,但趙小某的登機行為本身并不增加涉事航空器墜毀的危險性。無論趙小某出于何種目的登機,難以認定趙小某屬于應當預見而沒有預見的過失,從其登機的行為判斷,趙小某抱有僥幸心理,屬于輕信危險不會發生的過失。在高度危險作業中,相對于北京喬海公司、河南喬治公司的過錯而言,受害人趙小某的登機行為屬于一般過失。

    2.趙小某是否應承擔部分責任

    無過錯責任是指不考慮加害人是否有過錯,而不是不考慮受害人的過錯。在高度危險作業致人損害的侵權行為中,即使是無過錯責任,也應當適用過失相抵原則。過失相抵是指當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或者損害結果的擴大具有過錯時,依法減輕或者免除義務人的損害賠償責任,從而公平合理地分配損害的一種制度。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一條規定:“受害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規定:“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受害人對同一損害的發生或者擴大有故意、過失的,依照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一條的規定,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賠償義務人的賠償責任。但侵權人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人損害,受害人只有一般過失的,不減輕賠償義務人的賠償責任。適用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三款規定確定賠償義務人的賠償責任時,受害人有重大過失的,可以減輕賠償義務人的賠償責任。”根據上述規定,如果適用過失相抵制度,在適用過錯責任歸責原則情形下應以受害人有過失為前提;在適用無過錯責任歸責原則情形下,須以受害人有故意或重大過失為要件,受害人有一般過失不能適用過失相抵。基于前述分析,趙小某本人的登機行為僅具有一般過失,此次事故后果為飛機墜地起火、二人全部死亡,且沒有證據證明趙小某登機后的行為與機毀人亡的結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因此本案不適用過失相抵,趙小某無需自行承擔責任。

    3.北京喬海公司、河南喬治公司是否具有免責事由

    侵權責任法第七十一條規定:“民用航空器造成他人損害的,民用航空器的經營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擔責任。”依據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三條的規定,加害人如果能夠證明損害是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擔責任。實踐中,受害人的故意常見有自殺和自傷等。根據查明的事實,涉事航空器屬于北京喬海公司所有,該航空器未取得中國民航的型號認可和生產許可證等行政許可,河南喬治公司組織此次飛行活動未向軍、民航空管部門申報飛行計劃,涉案事故系北京喬海公司、河南喬治公司違法侵權造成,兩公司未能舉證證明趙小某具有自殺或自傷的故意,因此不具備法定免責事由,應依法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本案案號:(2016)京0118民初3860號,(2017)京03民終4319

    案例撰寫人: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胡新華 吳琳



(編輯:武曉勇)

 

掃一掃,關注我們

Copyright (C) 2009 山西晉城宏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晉城市城區北石店 電話:0356-3664455 傳真:0356-3663741

備案號:晉ICP備10001415號 晉公網備14050002000591號


英超现场直播